Article Banner
  • 牧虎人 何念丹
  • 畫外功夫
  • 虎嘯生風 鷹擊長空
  • 率真的畫理
  • 畫家何念丹的虎鷹世界

「牧虎人」何念丹

(台灣時報記者錢美臻/洛杉磯報導 2009年1月 南加人物 )

南加州僑界許多人認識或聽聞過「畫家何念丹」的大名,正當民眾歡喜迎春等待「牛年」到訪時,擅長畫虎的「牧虎人」何念丹卻「超前過年」籌備著2010年虎年的到來。

何念丹筆下虎虎生風的寫實國畫「虎圖」,讓他成為南加州地區知名的「虎專家」,也因為他勤練30年的紮實國畫功力,讓台灣民主紀念館(原台北中正紀念堂)邀請他於2010年2月6日至2010年3月4日在台灣農曆年節舉辦台北燈會期間,於燈會進行場所的中正紀念堂畫廊舉行一個月的「虎年虎畫展」,屆時將有超過六百萬的遊客會到現場賞花燈並欣賞所有虎年特展,也代表將有更多人會透過何念丹的「虎圖」認識這位知名的華裔國畫家。

能被邀請為中華民國官方「台灣燈會」年節特展重點展出項目,一向是被台灣藝文界人士公認為「被肯定實力」的榮耀,何念丹笑說,為了明年這項重要且具有榮譽性的邀展,他只好「跳過」牛年每天想的都是老虎,由於2010年的何念丹大型國畫展在台灣地區結束後,將轉往中國、日本、美國等地進行巡迴展,因此從答應邀展起他規定自己每個月要完成三幅虎圖,並與過去累積的虎圖集結挑選出其中精品展覽。

為豐富此項虎年畫虎的特展內容並提昇觀畫者對動物的關懷,除「虎年畫虎」的主題虎圖之外,另將搭配部分鷹圖和魚圖,表達「海、陸、空」三種空間的不同動物姿采和各色型態,何念丹笑說,除了豐富展出的內容讓觀畫者賞心悅目外,搭配少許鷹與魚也是讓觀畫者知道他不但擅畫虎,也擅畫老虎以外的各類飛禽走獸魚鳥蟲草等姿態,由於主題是虎所以其他就屬點到為止,當然懂得鑑賞國畫的雅士自然能從展出的圖畫中觀查出畫家個人的國畫功力。

由於何念丹在海外華人社區的「名畫家」給人的印象太過深刻,不清楚何念丹背景的朋友往往會假設他是「美術系」畢業,但其實何念丹是不折不扣會唸書的「高材生」,自幼生長在台灣新竹地區眷村空軍子弟背景的何念丹提到,雖然他在高中時期就已經展現出對繪畫方面的文藝創作才華,但為了讓父母放心和對傳統觀念的區從,他雖然想投考美術系但卻只能當成個人心中的小小夢想,選擇投入大學聯考並以一流大學校為目標。

高二才在美術老師啟蒙下開啟了繪畫創作的視窗,何念丹提到,幸運的是他高中就讀於新竹中學並非台北那些只注重升學的高中,高中期間依舊能保有上美術課、體育課、工藝課的權利,高二時期的美術老師杜承濟(字作丹)發覺他的繪畫天賦,並免費在高二升高三暑假指導他國畫技巧,由於大二時這位啟蒙恩師過逝,自此後他以字「念丹」進行創作和發表文章,用以紀念恩師對他的教誨。

雖然升高三的暑假都在專心習畫沒有溫習功課,但過去深厚的學習程度和聰慧讓何念丹在聯考中輕取高分,由於堅持要念國際貿易,因此他捨棄進入台大經濟系等台大科系成為政大國貿系學子,畢業後先後於金寶電子和嘉新電子工作多年,在台灣與友人一同創立電子公司因派赴來美創立美國地區辦公室,後定居於南加州地區。

1984年來美拓展業務的何念丹甚至在白天繁重創業工作中,榨出時間完成他電腦碩士的學位,之後10年何念丹擔任過知名電腦公司在美國地區的管理經營總監、管理顧問、台灣昆盈電子在美營運總裁等職務,但公務之餘何念丹仍持續創作累積個人的繪畫實力,94年何念丹做出個人生涯的重大決定,出售他在南加州地區的電腦公司和廠房,成為專職的畫家和藝文創作者。

「自學有成、卓然一格」是許多鑑賞畫作的人對何念丹的讚賞,何念丹提到,確實他並非如同有些知名畫家師從著名的國畫大師習畫多年,他曾短暫參與過不少國畫大師開的國畫班學習基本畫功,但多數時間他是自學自練並透過現代科技增加創作題材,1997年開始任教於南加州Saddleback College教授中國水墨畫迄今,他也是把自己多年來練畫心得和摸索出的創作技巧,教育給對國畫有興趣的美國學生。

從科技業轉投藝文界是否會擔憂「生計問題」,何念丹認為,當時依循「傳統」工作多年的他認為已對家庭和過去的學習有所交代,不忘創作的他考量轉職成專職畫家的時機成熟了,雖然他首度要求以文藝創作者畫家身分加入「美國中華藝術家協會」,曾被會員們質疑「沒聽過」他也「沒看過」他的創作,但始終堅持做事要專業的他以一步一腳印的方式,證明了他決心要成為「專業畫家」的實力,也實踐了他自幼就期盼成為藝術創作者的夢想。

歷年來何念丹展出的過程有1998虎年於台灣「高雄市立中正文化中心」及台北「國立國父紀念館」個展62隻虎畫,1999年於洛杉磯、舊金山舉辦「虎鷹國畫特展」獲加州州務卿Bill Jones頒發「文化藝術大獎章」,2000千禧年於「高雄市立中正文化中心」舉辦「飛越世紀鷹畫展」展出68幅鷹畫並進行演講,同年在加州蒙特利公園市府大廳展畫兩週,2002年於加州阿罕布拉市府舉辦「年年有魚」個人畫展,同年受到加州眾議員推薦於加州沙加緬度州府藝廊個展一個月。

2004年「何念丹彩墨畫世界」巡迴於洛杉磯、北加州灣區、拉斯維加斯、中國廣州「楊之光美術中心」展出,2005年於台北國立國父紀念館、日本內河長野市政府藝術館、紐約華僑文教中心、加州聖地牙哥臺灣文化中心舉行個展,2006年於洛杉磯、台灣屏東竹田驛站藝術館、日本大阪現代藝術館舉行個展,2007年獲北京世界和平發展協會邀請,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參與高峰論壇及太廟聯合展畫,並在北京文化部邀請下於山東曲阜「孔子美術館」與12位知名畫家李奇茂、歐豪年、江明賢等進行開幕畫展及孔子文化節孔廟祭孔,2007年12月受母校政治大學邀請舉行個展。

2008年7月於台北中正紀念堂個展,9月於北京民族文化宮參與聯展,後參與上海華僑傳媒集團孔子儒家思想高峰會演講及畫展,10月受北京國務院國台辦邀請進行「百名藝術家長城筆會」;何念丹提到近年幾乎都是密集往返於亞洲和美國地區,才從中國返回洛城的他2月又要啟程去泰國曼谷參與「亞太最佳城市高峰論壇2009」,並領取「傑出藝術家金爵獎」的獎項。

何念丹的虎畫曾獲加州彩券局(California Lottery)選用為1998虎年年曆海報,印行加州十萬份,1999年鷹畫「欲上青天覽明月」獲加州亞裔共和黨選用,由四位共同主席當面呈贈小布希總統,曾獲選美國郵政總局「Stamp-by-mail」「郵求必應」中文命名比賽,2004猴年美國聯邦財政部鑄印局限量發行猴年吉利錢,採用何念丹所撰吉祥聯句「開春大吉喜封侯。猴年財運一路走」,2004年元月洛杉磯時報(LA Times)採用猴年猴畫作刊頭印行十萬份。

何念丹最知名的是其所作的「封侯圖」被選作2004美國猴年郵票首日封的信封圖畫設計,地方時報皆大篇幅報導他被選作猴年春節圖的這張創作品,發自內心關懷野生動物的何念丹,不但以寫作及繪畫藝術宣導保護瀕臨絕種野生動物,並創立洛杉磯「保護野生動物藝術家協會」,在主持藝文慈善活動、雜誌、報刊、電台、電視台訪問中,談國畫藝術及宣揚野生動物保育工作,並持續撰文投稿呼籲民眾關心瀕臨絕種的野生動物。

畫外功夫︰何念丹成功的三個“竅門”

馬天岸

何念丹,在南加州華人社區中是頗有知名度的畫家,畫作、文章及他人的評論時見各家報刊。《創業者》雜誌囑我撰文介紹何念丹,以我之見,頗有些“錦上添花”或跟著別人“起哄”的味道。為了不讓這篇小文淹沒在大家的一片掌聲中,我別出心裁地想出了這個題目,而且也覺得從這個角度更能適合《創業者》這個刊物的宗旨。不過,我得在此鄭重聲明︰本文所稱三個“竅門”,均是筆者的輕妄斷言,沒有一個是出自何念丹之口。之所以不揣狷狂地寫出來,一則是自信有一定道理,二則是自認評論者有此自由,三則是相信比起那些經被訪者包裝過的“人物專訪”更有參考價值。 如果何先生本人或讀者不以為然,就請諸君大肚海涵、姑妄听之了。

“竅門”之一︰以虎為師、自學成才

何念丹,中等身材,皮膚白晰、濃眉大眼、氣宇軒昂,長相氣質都頗有江南才子的味道。他一九五二年生於台灣省新竹市,大學就讀國立政大,獲商學士學位。一九八四年移居美國,夜間勤學修課,獲電腦碩士學位。以畫畫而言,何念丹不是“科班出身”。他自幼喜好繪畫,十七歲時曾受到水墨畫啟蒙,在大學期間擔任書畫研究社社長,經常邀請當時的名家到校示範演講,浸淫水墨畫多年,但手頭的練習卻是時斷時續,而且從未拜於某名師門下,不能算是“名師高徒”。既非“科班出身”、又非“名師嫡傳”,在一般人看來要達到一定的藝術造詣十分困難。然而事實卻正好相反,在藝術圈中,囿於狹隘的門戶偏見而不自知、承襲前人而喪失自我者甚眾,而真正有造詣的大家都是開宗立派、自立門戶的人。因此,在學習藝術的過程中的師承與訓練雖會對藝術家有很大影響,但不一定是起決定作用的因素。“自學成才”,听起來像是老生常談,但這在何念丹來說卻是一個重要的竅門。

何念丹自號“牧虎人”,寫過一篇文章題為“以虎為師”。何念丹不以名家為師,不以古人為師,而以虎為師,也就是以被畫的對象為師。何念丹以畫虎出名,而他也的確以虎為師,對老虎有很深入的研究。一般人畫動物,往往注意動物的外貌特徵、解剖結構。這些都是“畫內功夫”。這些對何念丹自不待言。而何念丹則進一步研究了老虎的生活習性。何念丹畫老虎,從不畫群虎,因為動物學的觀察發現,老虎喜歡獨處,不愛群居,如畫面上有兩隻老虎,則是公母求歡的特殊時刻,如畫面上有三隻或五隻虎,則一定是虎媽媽帶著幼虎。有的畫家畫猛虎下山,把尾巴畫成翹得高高的姿態,何念丹對此則頗不以為然。何念丹告訴我,老虎翹尾巴是在撒尿,而不是猛虎下山。一般畫家大約不曾在老虎的習性、生態等科學研究上下過這樣的功夫,因此畫畫時不去顧及這些因素,而只專注於畫面效果給人的感覺。這裡我們不要對此作是非判斷,有的畫家把臉畫成綠色(如梵谷),把兩只眼睛畫在同一側臉上(如畢卡索),都各有其理由。但這裡我們的確可以看出何念丹的與眾不同之處。何念丹是寫實主義畫家(不是“印象主義”也不是“立體主義”),他畫動物,除了外貌特徵的真實之外,還有動物學上的考究,有另一層次的真實。

中國水墨畫在傳統上便是以“師古人”入手,先掌握古人表現對象的模式,以後再去求新求變。近代畫虎名師是張善孖,畫虎者多師張善孖,結果往往難逃張氏的影響。而何念丹以虎為師,可謂是另闢奚徑。何念丹用筆設色、構圖以及整個背景的處理,都難以用傳統水墨畫的那一套規範來衡量,更是迥異於前人畫虎名家。何念丹就是何念丹。

“竅門”之二︰保護動物,畫外之旨

中國古代藝術品中有老虎形象的東西不少,青銅器、瓦當、彩繪圖案等等均不少見,但以老虎為題材的繪畫作品流傳下來的卻不多。特別是在元以後的文人畫體係中,畫虎的就更為鮮見了。其主要原因之一,便是文人畫家把自我表現放在第一位,畫梅蘭竹菊不是畫梅蘭竹菊,而是畫文人自己,是表現文人的胸臆、氣節、學養、性情等等藝術家的主觀世界,被畫的東西只是借用的題材。而老虎作為一種題材,多被表現為威風凜凜、雄踞一方、不可一世的精神象徵,而這種精神卻不曾為中國文人的觀念體係所接納,因此文人畫家中鮮見有人畫虎(恕我孤陋),甚至還有“俗人愛虎”的說法。

所謂“畫外之旨”,就是說在繪畫之外,有一個完整的觀念體係。在這個體係之下,人們作畫、看畫、評畫、品畫,盡管有多種不同的風格流派、有儒道釋等不同的哲學思想,也有政治、經濟等因素的影響,但總體上仍在一個觀念體係中。中國藝術之所以精深、雋永,正是因為它與這個觀念體係互為表裡、緊密相連。中國文人畫的觀念體係盡管極高深、極博大,但放在今天、特別是在美國,似乎很難引起廣泛的共鳴。特別是當藝術家試圖將作品放到商業市場的運作體係中的時候,往往需要一個更易於理解的“賣點”。

勿庸贅言,“保護野生動物”顯然是一個極佳的賣點。這個觀念不存在於中國傳統觀念體係中,又迥然有別於過去人們在老虎身上賦予的象徵意義。何念丹這個“畫外之旨”很“現代”、也很“美國”。保護瀕臨絕種的野生動物,是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才在西方發達國家興起的觀念,美國人對此的重視程度遠遠高於兩岸三地的中國人。在美國它屬於被廣泛接受的“主流意識形態”或一種“政治正確”的主流觀念。

一九九七年,何念丹聯合十六位畫家,創立“保護野生動物藝術基金會”,並任執行長,以繪畫藝術宣導提倡保護瀕臨絕種之野生動物。何念丹撰寫的有關老虎的文章中,大都包涵了這個方面的內容。例如他在《以虎為師》的文章一開頭,就說︰“地球上原有八個品種(Subspecies)的老虎,在本世紀已經有三種絕跡了,野生老虎約有5000隻,加上動物園、馬戲團、私人收養等,大約2000隻,地球上今天只剩下不到7000隻的老虎。相對於本世紀初的十萬隻數量,虎族可以說是家道中衰、落難王孫”。

何念丹是“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WWF)美國分會的會員。為了人類的未來,保護地球生態,拯救瀕臨絕種的野生動物,應當是一個全民性的教育運動。一九九八年何念丹在台灣高雄市舉辦“虎年虎畫個展”,他在該展覽咸言中寫道︰“我的理想是透過繪畫藝術及寫作,來宣揚教育保護瀕危動物。作為一個藝術工作者,我很願意用我的主張,對即將到來的二十一新世紀的地球生命作出一些貢獻,讓繪畫藝術散發出更多人性的光芒”。

“竅門”之三︰全面造勢,行銷有方

在人們的印象中,何念丹是畫虎專家。其實何念丹不止是畫虎,前年他畫了許多牛,而今年他畫了兔子,也畫了很多白頭鷹(美國國鷹)。之所以人們以為他專畫虎,是因為他在去年這個虎年中在老虎身上做了太多的文章︰

1、 虎畫作品獲加州彩券局選用於一九九八虎年年歷,印行加州十萬份。

2、 橙縣紀事報(Orange County Register)圖文報道虎畫。

3、 洛杉磯國際日報連載兩周每日登載一幅虎畫及老虎文章。

4、 風雲雜誌刊登虎年文章及虎畫。

5、 傳聲雜誌連續兩月刊登虎畫及文章。

6、 加州陽光雜誌虎年二月號刊登彩色虎畫及文章。

7、 西敏市舉辦中國年活動,選用虎畫於文宣封面並撰文介紹。

8、 美加電台專訪四次專談虎年及藝術。

9、 十八台國際頻道“茶餘飯後”電視專訪談虎,春節播出。

10、 洛杉磯華人工商大展發行虎年首日郵封選用虎畫。

11、 主持聯邦廣播電台“何念丹時間”,其中曾兩次專談老虎。

12、 台灣南北國家畫廊,虎年虎畫邀請個人展(7/04-23, '98)。

13、 主辦WAF“我愛瀕危老虎”青少年繪畫比賽及評審。

14、 Arcadia社區演講中國虎年。

15、 San Marino藝人獅子會邀請演講虎年話虎。

為了虎年的到來,何念丹早在兩年前就開始做準備。比起十二生肖的前前後後另幾種動物來, 虎年較好做文章,中國人喜歡虎,特別是商家,總希望以虎為吉祥物,讓這一年的生意“虎虎生風”。而對於美國“老外”而言,老虎作為瀕危動物,是做大文章的題目。從商業角度來看,這是絕妙的好商機。

人們大都知道何念丹是成功的畫家,而很少有人知道他也是成功的商人。何念丹曾經成功地創XX經營過銷售電腦硬體的公司,至今他仍身兼數職,為幾家銷售電腦產品、從事進出口貿易的公司當顧問。對於這樣一位有慧眼、有經驗的商場老將而言,虎年畫虎的商機,他是把握得很準、很穩的。

畫作為商品,以物質而言,不過是塗了顏色的一張紙。憑什麼,這張紙就得要值幾千、幾萬元?因為這張塗抹的紙上凝聚了藝術家獨一無二的精神創造。同是藝術家的精神創造,為什麼有的價值連城,有的則標價十幾元、幾十元?因為知名度不同。說到這裡,畫作為商品,買的是藝術家的知名度。越知名,價越高,亦越出名。那麼藝術家如何出名?第一視藝術作品精神含量的深淺;第二視這種精神含量被認知的廣泛程度。

一種商品要出名,要靠廣告;藝術作為商品要出名,光靠廣告遠遠不夠,它還要把其包含的精神特質讓更多的人知道,藝術家的名字要在媒體上頻頻出現。依我看,何念丹是深諳此中奧秘的人。何念丹在商業上的成功,便正是他在虎年全面造勢的成功。套用幾個市場學中的概念來說︰何念丹的第一個“竅門”,以虎為師,是他的“產品的品質特徵”。他是寫實主義畫家,除動物造型的真實外,他更具備了動物生活習性的真實。何念丹的第二個“竅門”,動物保護,是他的“品牌定位”,這讓他的產品在他所處的文化(市場)環境中佔據了一個位置,具備了市場的親和力。何念丹的第三個“竅門”,全面造勢,是其市場策略,是密集、有效、高水準的軟性形象廣告。

一般人分析、評介藝術家和藝術作品,往往偏重於作品的風格技法或其文化精神內涵(在一定程度上相當於本文的竅門一和竅門二)。本文所取的則是偏於商業運作的角度,探討他成功的竅門。當然,這不是一篇全面評價何念丹及其作品的文章。更何況,明年是龍年,按照五行,還是金龍年,我們還不知道何念丹會在這個非“上帝的造物”身上做出什麼精彩的文章來呢!

虎嘯生風 鷹擊長空
速寫畫家何念丹

谷文雨

在洛杉磯藝文界,何念丹的名字為許多人所熟悉,尤其是在僑社藝文團體舉行的書畫藝術展覽或學術交流活動中,更可以時常見到他的身影,以致於有媒體記者當面問他﹕你是不是常常辦畫展?實際上,何念丹頻頻在藝文活動中曝光多是以組織活動的參與人和儀式的主持人的身份,正如他時常在報章雜誌上發表介紹書畫藝術家的專欄文章而不願被人介紹一樣。他生平首次個人畫展是一九九八年春節期間於僑二中心舉行,展出了他三十幅栩栩如生的虎畫,盡管他精於畫虎而享有的「牧虎人」之美名早已聞名遐邇。這是他的一件「軼事」。

還有一件應該算作「軼事」的是,或許因為他愛畫虎並擅畫虎的名氣太大,以致人們誤以為他只會畫虎,殊不知他不僅擅畫虎而且擅畫虎以外的各類飛禽走獸,特別是美國的國鳥----白頭鷹,更是他的至愛,並活靈活現於他的筆墨之下。

說到畫鷹,撥冗接受記者採訪的何念丹即刻興致勃勃,並展示了一些作品的圖片。他說,他歷來認為虎鷹最美,特別是自一九八四年來到美國之後,通過對五十九種老鷹的悉心觀察,對美國國鳥----白頭鷹情有獨鍾,並把這種特殊的情感凝聚在筆墨中,潑灑在畫面上。

作為一位寫實主義畫家,何念丹藝術感受力很強,並非常注重藝術觀察,他收集了自一九五三年以來的全部「National Geographic」(「國家地理雜誌」),多達五百多本,還藏有十多卷有關鷹的錄影帶,生活中他更不放過任何有關可以看到鷹的機遇,也正是這豐厚的積累,使他藝術創作如虎添翼,「鷹」姿勃發。

何念丹的鷹畫,多以白頭鷹為素材,既講究造型,也富於動感,更有深刻的內涵,一幅「四海之內皆兄弟」,有對鷹的桀驁不馴性格的刻劃,也透示出同類間的親情;「念天地之悠悠」,顯示了鷹擊長空的雄威和悲壯,幾分豪邁,幾分蒼涼,無不躍然紙上。如果對何念丹的人生和藝術道路有更多瞭解的話,看他的鷹畫,或許能夠悟出更多的內涵。他本人說,較之於他的虎畫,他自認為他的鷹畫更勝一籌。

何念丹藝術創作的態度十分嚴肅,他畫虎從不馬虎,畫鷹精益求精。他應聘在大學教授繪畫,極力強調學生要練好基本功。曾有人詰問﹕「牧虎人」為何不教學生畫虎,是不是要留一手?何年丹的解釋是﹕畫人容易畫鬼難。他本人為了畫好虎鷹,幾乎畫遍了所有動物﹕麻雀、喜鵲、兔子、孔雀、貓、狗,等等。

何念丹,一九五二年生於台灣新竹,自幼喜好繪畫,十七歲時受啟蒙,得窺水墨畫堂奧,自此與國畫結下不解之緣。大學就讀於國立政治大學,獲商學士,在校期間擔任書畫研究社社長,鼎力提倡國畫,經常邀請當代名家來校演講,示範水墨畫技巧,獲益良多。

一九八四年,何念丹移居美國加州洛杉磯,力求上進,夜間勤學修課,於一九八九年獲得電腦碩士學位。在此期間,他對於繪畫之熱忱未曾稍減,通過不斷自學研讀繪畫理論,

何念丹從一九九三年開始積極參與藝術社團,並擔任實際組織工作,其經歷包括﹕美國中華書畫學會理事、秘書,並於一九九六年擔任該學會的副會長,美國北橙中文學校國畫成人班教師,美國中華書畫團體聯合會秘書長,橙縣華人藝術家協會理事,西來中文學校國畫教師,還先後在SADDLEBACK COLLEGE(MISSION VIEJO CITY)、爾灣市立美術館教授中國水墨畫。

何念丹的水墨畫題材偏好以翎毛走獸為主,尤其對於老虎、老鷹特別有研究。他十七歲開始習畫後不久,就同虎交上了朋友,在台灣時,他經常長時間在動物園觀察虎的各種神態。一九八四年來美後,也多次到拉斯維加斯觀賞白虎秀,還到一些動物園或私人養虎園看虎。他研讀中英文有關虎的生態及科學報導,遍查中國古籍中對於虎的記載。

在一九九八年(農曆虎年),他在洛杉磯舉辦個人虎畫展的同時,發表三篇有關老虎的文章,即「白虎的起源」、「虎年唬人」、「談虎色喜迎新春」,分別登載於雜誌及報紙副刊,引起文藝界高度重視與讚譽,多方邀約中英文演講示範虎畫,並且連續在電台及電視台暢談虎年文化。加州彩券局亦以他的虎畫作為一九九八虎年海報年曆,印行十萬份發行全加州。當年,他巡迴洛杉磯、高雄、台北作虎畫個展,宣揚國畫藝術及倡導保護瀕臨絕種的老虎。

何念丹的翎毛走獸繪畫,以觀察研究入手,絕不以古人畫之臨摹為起點,他從電視、錄影帶、動物園、專刊報導觀察研究動物的生態環境、生理結構、性情喜惡,從而發現前輩大師們有很多創作上的謬誤,這更加深了他對於繪畫內容親身觀察研究重要性的認識。基於對瀕危野生動物的關懷,何念丹將研究心得寫作成十四篇動物專論文章,發表於雜誌專欄。

一九九六年四月,何念丹與孫以仁、楊之光、林嘯虎、趙銘紀、葉步宏、辛鵬九等十六位知名藝術家聯合發起創立了「保護野生動物藝術基金會」,並獲任執行長(會長),誓願以繪畫藝術宣導提倡保護瀕臨絕種之野生動物。該基金會每年都要舉辦青少年兒童繪畫比賽,對於灌輸下一代正確的保育觀念作出貢獻。

何念丹經常熱心籌辦聯合畫展,在主流社會介紹中國文化藝術,同時也大力義務支助同道辦畫展,並撰寫文章報導他們的藝術,對於東西方文藝交流不遺餘力。一九九五年適逢中國對日抗戰勝利五十週年,何君襄助籌劃「抗日紀念書畫文物特展」,大會獲聯合國賀函,在僑界引起巨大迴響。由於獻身文藝,奉獻良多,何念丹於一九九七年榮獲中國文藝協會第三十八屆「五四文藝獎章」。

一九九九年,何念丹先後在洛杉磯和舊金山世界日報社舉辦以「尊重生命,回歸自然」為主題的虎鷹國畫特展,深獲好評,加州州務卿 Bill Jones向他頒發了文化藝術褒揚狀。九月,國民黨元老陳立夫先生百歲大壽,台灣李奇茂大師負責籌辦百幅書法、百幅國畫賀壽大展,特別電邀何念丹提供了一幅鷹畫「白頭英雄」,獻給百齡人瑞,參加在台北歷史博物館舉辦的展覽並永久珍藏。

出於對文藝的熱愛,何念丹經常擔任繪畫評審,包括獅子會青少年美術比賽、南加州中文學校聯合會海報比賽、METLIFE INSURANCE全美兒童繪畫比賽、保護野生動物繪畫比賽。何念丹還是「風雲雜誌」及「傳聲雜誌」專欄作家,擔任伊甸園殘障福利基金會顧問和洛杉磯聯邦廣播電台「名人開講何念丹時間」主持人。他還多次參加主流社會的一些活動,應邀發表演講,介紹書畫藝術,傳揚他的「尊重生命,回歸自然」的理念。

面對即將來臨的新世紀,何念丹認為,新世紀人類所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其所居住的地球的問題,而他本人的藝術創作仍將突出「尊重生命,回歸自然」的主題,並將在高雄、紐約等地舉辦畫展,藉重虎威和鷹姿,在藝術上有更多斬獲,為人類社會作出更多貢獻。

率真的畫理 ---------- 讀何念丹先生的畫

在南加州群星璀燦眾多藝術家中,何念丹先生是位脫穎而出,知名度很高的畫家。他孜孜屹屹耕耘在藝壇上,形成了華人藝術界的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何先生的經歷與榮譽,以及他傑出的社會公益活動,多次見諸雜誌報端,已為世人詳知。他在繪畫與教育上的奮鬥與奉獻,更是各方口碑讚譽,傳誦遐邇,我不再贅述。僅就何先生繪畫藝術成就的廣度和深度的認識上,闡釋我的見地,附冀書後與大家分享。

研讀何先生那無拘無索的畫風墨瀚,要結合它灑脫豪放的為人和文化底蘊,從「形」,「神」,「品」三個方面去理解。更要從他多次成功的個人畫展的背後,從東西方文化藝術融會發展過程中,隨著個人移民的行為去悟出泛民族藝術被喜聞樂見的哲理。

何先生彩墨畫的基本「形式」和「形態」,無論如何是屬於東方的寫實主義畫派。認識何先生的成就不妨用南北朝謝赫的「六法」來評判。可以說他畫的虎,鷹,金魚,鯉魚,兔子, 貓,花卉,翎毛,蔬果都是六法齊備,形真意實。在經過非常仔細的觀察,研究,分析,寫生動物的習性和動態之後,景從心出,虛心引納,移眼中之見,心中之欲,淋漓盡致地付諸筆端,所以他有「牧虎人」和「鷹癡」的雅號。他所畫的虎,解剖骨架,眼神毛皮,無不逼真自然,正符合六法中「氣韻生動」,「骨法用筆」,「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經營位置」的法則,展現了何先生包羅萬象,多姿多彩的動物世界,一個他在中國宣紙上創造的宇宙,一個令人留連忘返的天地。正如清代鄭板橋說的:「庸凡削盡留清秀,畫到生時勝熟時。」何先生在他每一幅畫中都認真抓形,逼真不走形,造化入筆端,筆端生造化,這是他的畫受人喜愛的首要。他不像一些稍有名氣的畫家,追求快速商業利益,裝模裝樣地信手塗鴉,有墨無骨,有影無形,只能唬騙世人一時。我讀何先生的白頭鷹往往會想起臺灣攝影大師郎靜山先生的攝影作品,既飽涵中國畫理又蘊藏西方繪畫光陰層次的豐富感。何先生整個畫面處理上明快簡潔,主題鮮明生動,形神兼備,構圖上穿插得法,情景交融;藍天白雲,一枝一葉皆烘托主形,無不高妙展現了何先生扎實捕捉動物典型形態的基本功。

其次理解何先生作品之「神韻」和「神髓」的深度中,繪畫表現手段的「不中不西」,「中西交融」是他成功的要訣。許多畫家畫虎,鷹僅敷墨色,空著背景,最多烘染赭石,而何先生的動物畫都置於一個完整燦爛的環境中。具有西方油畫的空間真實度,足以表現時令,氣候,色調和人文主題。而且在畫的特定時刻,背景上多不厭密,少不嫌稀。涉水的虎配以瑟瑟蘆荻,淡淡月暈,意境何其貼近自然,不分軒輊,另具神韻也。如鄭板橋所言:「必極工而後能寫意,非不工而遂能寫意也。」正是何先生把中國畫理悟出不平凡的見解。筆墨上融書入畫,結體頗合渠度,皴擦勾勒更見火候精妙。何先生又博覽中西方群書,縱攬博物館中西畫長處,創造了中外普遍都能接受欣賞的藝術,這與他廣泛交友,潛移默化,厚積薄發有關。在水墨畫藝術創作的含蘊轉化中,有如古人「右軍觀鵝」,「公孫舞劍」,「懷素看雹」;而今「念丹觀虎」,才積累了藝術的蘊籍,「韻」即在此。

藝術家中靈量大的人以宇宙為單位,靈量小的以皮毛為滿足。文人畫的生命力,在於「品」:「畫品」,「人品」以及他藝術在人文中的「品味」,決定了作品的定位。何先生多年來的社會公益活動,肯定了他的為人與作品。何先生尊師敬友,更得到畫壇前輩王藍,楊之光,李奇茂先生的讚許。他向美國社區不斷弘揚中國傳統文化,更受到主流社會的重視和表彰。這個意義就不局限於畫多少幅成功的彩墨畫,而是民族文化廣泛的傳播中,何先生所獲成就的反饋。他畫的虎,在眾多非華裔美國人眼中,不僅可愛威儀,斑斕威嚴,虎虎有風,更具有中國人性格,洵非偶然。何先生的虎成了東方藝術的一種標幟,猶如印第安人和西部牛仔的馬。何先生的虎也啟迪出中國人性格並非都如熊貓那般憨厚溫順,中國人性格更有虎的威風和剛毅。何先生大量創作的白頭鷹,已到處散見於州府官吏,市長主流人士辦公室。作為中國人專畫美國國鳥,這個擅長受到主流社會歡迎與肯定,我們當可從文化交融大板塊的高度去理解。世界變小,文化多元化,何先生藝術中西結合的傳播是有貢獻的。通過他的畫以及其它各類音樂,舞蹈,戲劇,文學藝術的傳播,我們中國人「世界大同」的理念越來越被世界肯定與接受。在這背景下,何先生畫集的出版,深邃的意義自是不言而喻。

畢加索對張大千說過:「許多人到巴黎學畫,實際上真正的藝術在中國。中國畫沒有螁化,從來都可吸取新的。」何念丹先生在「無固無我」的淡泊創作中,立足中國筆墨,選定以虎,鷹,野生動物為主要畫題,廣納百川,有容乃大。每日與自然界的虎,鷹意會神交,朝斯夕斯,相信他將會有更上一層樓的造化。

李奇茂先生說過:「一等畫家是以天地為師的,筆墨中貫之精,氣,神的蘊藏。」吾以此訓與何先生共勉之。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藝術教授 徐純中
二零零四年元月二十三日於阿罕不拉市

畫家何念丹的虎鷹世界

文 : 慎 修

在洛杉磯藝文界,何念丹的名字為許多人所熟悉,尤其是在僑社藝文團體舉行的書畫藝術展覽或學術交流活動中,更可以時常見到他的身影. 何念丹頻頻在藝文活動中曝光多是以組織活動的參與人和儀式的主持人的身份,他也時常在報章雜誌上發表介紹書畫藝術家的專欄文章. 何念丹替別人籌辦了很多畫展, 而他生平首次個人畫展卻是一九九八年春節期間於洛杉磯僑二中心舉行,展出了他三十幅栩栩如生的虎畫. 生平第一次個人專屬畫展正逢他四十六歲生日, 對於一個習畫近三十年的畫家來說是晚了一些, 盡管他精於畫虎而享有的「牧虎人」之美名早已聞名遐邇。

或許因為何念丹愛畫虎並擅畫虎的名氣太大,以致人們誤以為他只會畫虎,殊不知他不僅擅畫虎而且擅畫虎以外的各類飛禽走獸,特別是美國的國鳥白頭鷹,更是他的至愛,並活靈活現於他的筆墨之下。

說到畫鷹, 他認為動物中虎鷹最美,特別是自一九八四年來到美國之後,對全世界五十九種老鷹獨對美國國鳥白頭鷹情有獨鍾,並把這種特殊的情感凝聚在筆墨中,潑灑在畫面上。

作為一位寫實主義畫家,何念丹藝術感受力很強,並非常注重藝術觀察,他收集了自一九五三年以來的全部「National Geographic」(「國家地理雜誌」),多達五百多本,還藏有十多卷有關鷹的錄影帶,生活中他更不放過任何有關可以看到鷹的機會,也正是這豐厚的積累,使他藝術創作如虎添翼,「鷹」姿勃發。

何念丹的鷹畫既講究造型,也富於動感,更有深刻的內涵,有對鷹的桀驁不馴性格的刻劃,也有同類間的親情;有鷹擊長空的威武和悲壯,幾分豪邁,幾分蒼涼,無不躍然紙上。如果對何念丹的人生和藝術道路有更多瞭解的話,看他的鷹畫,或許能夠悟出更多的內涵。他本人說,較之於他的虎畫,他對鷹畫所下的功夫更深。

何念丹一九五二年生於台灣新竹,自幼喜好繪畫,十七歲時受啟蒙,得窺水墨畫堂奧,自此與國畫結下不解之緣。大學就讀於國立政治大學,獲商學士,在校期間擔任書畫研究社社長,鼎力提倡國畫,經常邀請當代名家來校演講,示範水墨畫技巧,獲益良多。一九八四年,何念丹移居美國加州洛杉磯,力求上進,夜間勤學修課,於一九八九年獲得電腦碩士學位。在此期間,他對於繪畫之熱忱未曾稍減,通過不斷自學研讀繪畫理論. 何念丹積極參與服務藝術社團,並擔任實際組織工作,其經歷包括﹕美國中華書畫學會理事、秘書,並於一九九六年擔任該學會的副會長,美國北橙中文學校國畫成人班教師,美國中華書畫團體聯合會秘書長,橙縣華人藝術家協會理事,西來中文學校國畫教師,還先後在SADDLEBACK COLLEGE 、爾灣市立美術館教授中國水墨畫。

何念丹的水墨畫題材偏好以翎毛走獸為主,尤其對於老虎、老鷹特別有研究。他十七歲開始習畫後不久,就同虎交上了朋友,在台灣時,他經常長時間在動物園觀察虎的各種神態。一九八四年來美後,也多次到拉斯維加斯觀賞白虎秀,還到一些動物園或私人養虎園看虎。他研讀中英文有關虎的生態及科學報導,遍查中國古籍中對於虎的記載。

在一九九八年(農曆虎年),他在洛杉磯舉辦個人虎畫展的同時,發表三篇有關老虎的文章,即「白虎的起源」、「虎年唬人」、「談虎色喜迎新春」,分別登載於雜誌及報紙副刊,引起文藝界高度重視與讚譽,多方邀約中英文演講示範虎畫,並且連續在電台及電視台暢談虎年文化。加州彩券局亦以他的虎畫作為一九九八虎年海報年曆,印行十萬份發行全加州。當年,他巡迴洛杉磯、高雄、台北作虎畫個展,宣揚國畫藝術及倡導保護瀕臨絕種的老虎。

何念丹的翎毛走獸繪畫,以觀察研究入手,絕不以古人畫之臨摹為起點,他從電視、錄影帶、動物園、專刊報導觀察研究動物的生態環境、生理結構、性情喜惡,從而發現前輩大師們有很多創作上的謬誤,這更加深了他對於繪畫內容親身觀察研究重要性的認識。基於對瀕危野生動物的關懷,何念丹將研究心得寫作成十四篇動物專論文章,發表於雜誌專欄。

一九九六年四月,何念丹發起創立了「保護野生動物藝術基金會」,並獲任執行長(會長),誓願以繪畫藝術宣導提倡保護瀕臨絕種之野生動物。該基金會每年都要舉辦青少年兒童繪畫比賽,對於灌輸下一代正確的保育觀念作出貢獻。他經常熱心籌辦聯合畫展,在主流社會介紹中國文化藝術,同時也大力義務支助同道辦畫展,並撰寫文章報導他們的藝術,對於東西方文藝交流不遺餘力。一九九五年適逢中國對日抗戰勝利五十週年,何君襄助籌劃「抗日紀念書畫文物特展」,大會獲聯合國賀函,在僑界引起巨大迴響。由於獻身文藝,奉獻良多,何念丹於一九九七年榮獲中國文藝協會第三十八屆「五四文藝獎章」。